福山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构建利益共同体 激发扶贫内动力

www.xfr365.cn2020-01-16

山西省忻州市樊氏市泉头村是一个贫困村。自扶贫攻坚以来,该村选择蔬菜产业作为扶贫产业。

通过农民土地入股、土地流转、贷款入股等多种合作方式成立涌泉种植专业合作社,发展合作社成员100名,其中贫困成员76名。这个村庄种植600亩胡萝卜和900亩卷心菜。

同时,村里与山东润隆食品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樊氏恒隆绿色蔬菜农产品有限公司,对蔬菜进行深加工和贮藏。

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全村建成两条生产线,每年生产脱水蔬菜5000多吨,销售收入5000万元,解决了1000人的就业问题,农民每亩蔬菜种植净收入可达1500元以上。

结果,老泉头村实现了拥有产业、带动企业、合作社、项目和技能的“五有”。企业、合作经济组织和贫困户形成的利益共同体不仅给企业带来利润,而且使贫困户“有事做、有钱做、有技能做、有帮助做”。

2017年以来,山西加快了“五有”产业扶贫机制建设,重点关注贫困户与新企业实体的利益关联。全省5626个贫困村基本建立了“五有”机制,增加了34.4万贫困人口的收入,其中包括10个贫困县的1325个贫困村和7.7万贫困人口。

2017年11月,樊氏恒隆绿色蔬菜农产品有限公司开始在老泉头村投资二期工程。目前,已经建立了两条新的生产线来脱水洋葱和大蒜。同时,为满足农民种植蔬菜后对种苗的需求,建成了两个恒温仓库、一个速冻仓库和一个占地50亩的种苗温室。

这意味着不仅是老泉头村,樊氏的蔬菜产业也将受到领导和推动。

老泉头村过去有种植蔬菜的传统,但蔬菜产业无法形成气候,这使得贫困家庭脱贫致富的能力薄弱。公司和合作社的出现解决了大规模蔬菜生产的问题。蔬菜的本地销售和加工解决了农产品销售难的问题。

在“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利益共同体的建设下,老泉头村的产业短缺得到弥补,并开始迅速发展。

山西的许多贫困村庄和以前的泉头村一样。过去,由于没有新型的管理机构,没有配套的人才、科技投资等因素,依靠传统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无法准确地与市场接轨,无法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也没有形成支柱产业。

因此,山西从工业扶贫“一村一品一主体”的理念出发,按照村有扶贫产业、户有增收项目的目标,提高贫困村的经济驱动能力。

“当时,工业扶贫面临困难。一方面,贫困家庭很难独立发展工业,更难以有效地与不断变化的市场联系起来。另一方面,贫困村庄的合作社和其他新的商业实体动力不足,不能被视为完整的市场实体。如何将贫困家庭的小规模生产纳入现代农业的大规模生产,以实现减贫和增加收入的目标?经过多次调查研究,该省只确认了该行业的扶贫机制。”山西省农业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2017年以来,山西工业扶贫“升级版”实施了“五有”建设,企业等新型商业实体显然需要带动。在政策杠杆下,2 600多家企业和8 000多家合作社推动了贫困村庄扶贫产业的发展。与许多企业合作

该项目于2017年1月开始建造鸡舍,并将建造两个能够饲养10,000只肉鸡的温室。一年可饲养6只肉鸡,每茬利润4万元,每茬净利润2万元,不包括饲料、职工工资、水电等费用。

因此,扶贫产业已经深入到村庄和家庭,参与者和贫困家庭取得了双赢的结果,工业扩张也避免了没有农业和扶贫的发展问题。

“是否存在与贫困家庭的利益联系机制是企业享受扶贫优惠政策的门槛。我们的支持政策是调动企业的积极性,与贫困家庭建立利益联系机制,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构建扶贫链。”陕西省扶贫办公室主任刘志杰说。

”事实上,这个门槛也是对企业的保护。在过去十年的转型发展中,由于进入农业的门槛相对较低,山西一些资源型企业向农业转型,在生产过程中取代了农民。大多数结果是“双重损失”。利益联动机制的核心是政府通过政策引导企业建立行业协会。通过内部分工,贫困家庭可以在产业链的一个或几个环节中尽其所能获取利润,而企业可以在农民无法获取的环节中获取利润。该系统的设计保证了扶贫产业的健康发展。”山西省农业厅农产品加工局局长李月峰说。

优化支持生产基地的加工园区机制,提高脱贫能力。

2018年,老泉头村蔬菜产业将再次升级。蔬菜种植加工园区将规划建设。基地农民将接受无公害蔬菜栽培技术培训,引导农民建设无公害原料基地,种植面积亩以上。樊氏恒隆绿色蔬菜农产品有限公司与农民签订回收种植合同,按照最低保护价格购买他们手中符合无公害标准的蔬菜,以保护贫困家庭和农民的利益,降低他们种植无公害蔬菜的风险。

“五有”产业扶贫机制建设提升了泉头村支柱产业的发展能力。园区的建设已经将中小农户的小规模生产转变为工厂车间作业。随着龙头企业进入产业链,贫困家庭的技术水平、商品意识和市场观念得到提高,脱贫能力得到提高。

“村集体经济的发展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大同县175个行政村共成立95个黄骅专业合作社,吸纳贫困家庭7905户。黄骅工业不仅帮助农民摆脱贫困,而且将集体经济打破为零。”大同市农业委员会主任马舒天说。参与扶贫的农业龙头企业,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农业龙头企业,在与大集团、大企业的合作中,接受了现代农业管理理念的洗礼,提高了市场抵御风险的能力山西省扶贫办公室工业站负责人说。

因此,山西“五有”产业扶贫机制的构建,通过利益联动机制的形式,拓展龙头企业发展空间,激活贫困地区发展绿色特色农业的资源优势,释放后发优势活力,构建了利益共同体。贫困家庭可以看到、接触和参与扶贫产业,从而辐射扶贫的内生动力。贫困农村集体经济也实现了从零开始与市场的有效联系,巩固了村级组织的经济驱动能力,成为激励贫困地区内生动力的新引擎。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